红网 | 登陆 | 通讯员注册 | 新闻热线 | 广告热线 | 在线投稿 | 通讯员频道 欢迎来到红网湘潭站!

市委 人大 政府 政协

县区分站:

湘潭县 湘乡市 韶山市 雨湖区 岳塘区 昭山示范区

市直网群 |

当前位置:红网 >> 红网湘潭站 >> 教育 >> 内容阅读

实力·活力·魅力--评湘潭青年作曲家谭真

2018-07-11 19:51:56 来源: 红网湘潭站 作者: 尹晓星 编辑: 焦炬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系列重要论述,是新时代社会主义文艺的旗帜与方向。习总书记语重心长地希望广大文艺工作者,要拥抱时代,观察现实,感悟生活,捕捉人间之美,创作出更多有道德、有筋骨、有温度、有神采的作品,给人以光明、希望与力量,让人们看到实现中国梦的灿烂前景。

  青年作曲家谭真,就是“广大文艺工作者”中的一位。他认为,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要敢于中流击水,在“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历史条件下,有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与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激励与鼓舞,完全有理由憧憬,包括音乐在内的一切文艺创作,一定能从高原向高峰攀登,一定能唱响时代最强音!他曾在创作体会中写道:一个作家、艺术家,只要在人格修养上不断完善,就能在创作上不断追求卓越。人民音乐家聂耳曾说过:“不锻炼自己的人格,无由产生伟大的作品。”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立。因此,我认为人格决定学养,人品决定作品。唯其如此,一个艺术家才能以优秀的作品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为自身留清名。

  正因为如此,谭真守正为人为文。他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在为祖国而歌、为人民抒怀的艺术实践中,认识时代,贴近民心,赢得了党和人民的信任。他不仅是中国音协会员、省音协会员,而且担任着湘潭市文联党组成员、主席团委员与秘书长等多个职务,可谓铁肩担道义重任在身。他曾对我说:“先贤有云,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是一个人活着的最高境界。’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必须坚持以作品立身。我决心以‘板凳坐得十年冷’的艺术定力,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执著追求对待音乐创作,力求成就自我,实现价值,不辱时代使命! ”为此,他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观察现实,感悟生活,捕捉人间之美”,大干快上,致力于以自己的音乐作品艺术地反映时代精神,誓做先进文化的自觉践行者,不忘初心,砥砺奋进,身体力行。

  他不管工作再忙、再辛苦,都坚持每天晚上10点钟等孩子睡下后就开始创作。他每天从零开始,不断有开拓,不断有创新。特别是他在歌曲音乐创作上,一首首致力于突出时代性、彰显民族性、坚守独创性的作品,不仅在国家级、省(市)报刊、电台、电视台、网络媒体刊播,而且不少作品在全国性、省(市)级征歌评选中荣获大奖。同时,不少作品在湘博会、“欢乐潇湘”、“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等活动中,以及在市文联、各县(市、区)百姓春晚中展示,都得到业界的充分肯定。

  谭真倍受鼓舞,无比欣慰。他为使自己的作品更好地书写时代、表达民心,更好地体现作者与读者心灵交流,在第一本歌曲选集问世后的第三个年头,又将以谦卑、虔诚之襟怀,推出第二部歌曲选集,力求为广大读者与歌者献上一颗赤子之心。

  谭真来电话了。他希望我为其第二部歌曲选集作序。我未敢答应。因为序者,乃书之灵魂。必须以科学的态度、理性的思维、专业的视角、艺术的笔触,站在历史与时代的高度行文。而我才疏学浅岂敢僭越,岂敢对作者与读者不负责任。

  不久后,谭真特地从湘潭到长沙专程为我送来其歌曲选集的书稿,并匠心地附上他关于每首歌曲的创作简介,厚重且新奇感人。我捧在手上,明显感受到沉甸甸的思想与艺术的力量,委实令我为之动心。

  我认真研析他精心挑选的35首歌曲,绝大多数是在国家级、省(市)级刊物上发表或征歌大赛中的获奖作品。从题材内容上看,有热情讴歌党和社会主义祖国、缅怀革命先辈的艺术歌曲;有赞美家乡湘潭、反映湖湘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与弘扬社会正能量的群众歌曲;还有积极向上、充满童趣的少儿歌曲。从艺术形式上看,有独唱、对唱、齐唱、合唱等。整部歌曲集分为“弘扬主旋律”、“歌唱家乡美”、“人间真善美”、“童心向太阳”四个篇章。这部歌曲选集,作曲家借用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一句“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作为书名以自勉。他在书的后记中铿锵有力地写道:“我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把能创作出得到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音乐作品,视为自己毕生奋斗的目标,百折不挠,笃志前行!”

  我通过反复击节咏唱、悉心体味 、认真研析谭真的35首歌曲作品,由踌躇不定到为之动心。在他再三恳求下,我贸然同意,爰略述自己就这部歌曲选集,富有“实力、活力、魅力”这六个字文化内涵的读后感,权且充序,亦藉表我对青年作曲家谭真为人为艺之心仪,与对其歌曲音乐的倾情。

  其一,谭真歌曲音乐的艺术表达,具有独创性的超强实力。

  青年作曲家谭真,我认为他是个文明使者。在精神生活趋于物质化与实利化,价值多元且多变的当下,他能不断提升自己歌曲音乐的原创力。在我看来,他独创性的超强实力,在于心中有人民,在于笔下有乾坤。他在传统文化出现趋淡与消解现象,在孝道式微、诚信失约的不争事实面前,主动担负起社会道德责任。正如2014年2月26日《人民日报》载文所指出的,“常有人扼腕于社会转型期‘人心不古’,喟叹市场经济对精神世界的巨大冲击。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是文明使者,……每个人担负起一分道德责任,社会的道德水准因此而托起一分。”

  由于青年作曲家谭真自觉地“担负起一分道德责任”,他曾在其《创作札记》中写道:“就音乐的独创性而言,尤其是在歌曲音乐创作出现同质化、模式化、雷同化的当下,应力戒与克服平庸、低俗、浮躁、表浅、刻板,不能傍名人名作,更不能趋炎附势,必须敢于挑战现实,走自己的路,切不可步人后尘。”

  正因为如此,他的作品能在人民群众的审美理想上“立得住”。从他的每首歌曲作品的音乐写作技术层面上看,他既深谙作曲是艺术而非技术,又未忽视音乐表达的技巧性。他虽不炫技,然又时刻讲究其精妙手法,探寻音乐艺术表达之真谛。无论是音乐素材的选取,动机、音型、节奏型与旋法的创意与设计,还是歌曲核心乐思即音乐主题的酝酿构思与发展手法的匠心独运;无论是旋律的对比与统一,音乐律动的逻辑性,还是在黄金分割点——情感发展的巅峰上,音乐高潮的形成等等,这一切的一切,谭真都能在坚守独创性的前提下,不断强化原创力,不断拓宽艺术视野,他在敬畏前人法度的基础上,自出机杼,我行我素,独僻蹊径。他曾对我说,要想灵气得已引发,就得抛开“法规”羁绊,放开手脚,在忠诚于生活的前提下,融情于理性。我从研析他系列歌曲音乐得到的启发有三:第一,为臻于出神入化的境地,在统一中求变化;第二,在旋律展衍、派生、变奏过程中,注重其内在的艺术性、科学性与逻辑性;第三,对于旋律的张与弛、朴与丽、刚与柔、动与静、强与弱的燮理与均平,力求有法有度,出奇制胜。

  所以,我说谭真的歌曲音乐创作,真正做到了写我之感、抒我之情,不傍名人名作,“我就是我”,扬我之见、创我之新。前不久,他创作了现已在群众中产生强烈反响的《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谭周易词)一歌,其主题音乐:

  

 

  我认为,这样激抒并融的歌调,既观照了人民群众的情感与命运,又神融了时代特质与气象,质朴、纯真、昂扬、挺拔的音乐语言,既诠释了民族风格与民族气派,又深情、豪迈地抒发了亿万人民,“共谱中国梦的奋斗歌”与“共谱新时代幸福歌”的意愿与心声!

  又如,混声四部合唱歌曲《党旗颂》(胡泽民词)的后半部:

  

 

  这首歌曲主调与复调的合唱织体,其功能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情感的抒发与艺术形象的塑造相映生辉,自然天成。

  青年作曲家谭真,曾在音乐学院正规而系统地研习过作曲理论“四大件”,有着扎实的专业功底。就他的歌曲音乐而言,不少作品即便是单旋律亦运用多声思维,和声因素与复调技法亦蕴含其中。这对于歌曲音乐写作独创性的坚守,此乃亦意味着有其超强的实力。正因为如此,谭真的每首作品艺术个性突显,既在技术层面上有自己独到的追求,又特别注重每首作品的文化内涵。所以,我认为谭真是位具有超强实力的青年作曲家。他坚定文化自信,坚守独创性,可谓胸怀锦绣,风采照人!

  其二,谭真歌曲音乐的语言艺术,具有本土性的灵韵活力。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要坚守中华文化立场,传承中华文化基因,展现中华审美风范,讲好“中国故事”,让人们能从中汲取到养分。

  青年作曲家谭真在歌曲音乐创作实践中,为使音乐语言坚守中华文化基因,讲好“中国故事”,在他看来,在于突出其民族特征与地域音乐文化特色,尤其是时代气息与当代意识,全然凭藉音乐语言体现与彰显。他的歌曲音乐语言,其个性化特质内蕴,在于突出优秀传统音乐的传承性,在于传统思维与当代意识神融,在于音乐语言艺术的诱人内核凸显,在于本土性的灵韵活力。要想获得音乐语言本土性的诱人内核,用中国音协名誉主席、著名作曲家赵季平先生的话说:“一手”伸向民间,“一手”伸向世界。只有立足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才能唤醒往事,把准文脉,触摸历史肌理,注重本土灵韵的发现,抒写与奏响时代强音。也就是说,从这样的音乐语言艺术中,人与大自然、人与一切事物达到真正物我同一、天人合一之境,其深邃意蕴,在洋溢着充沛生命力的音乐语言中,具有本土性灵韵活力的诗意呈现。在我看来,此乃青年作曲家谭真歌曲音乐语言艺术的基本特征。其具体表现于如下“三性”:

  第一,看重实现生活与创作追求的对接性。青年作曲家谭真认为,只有亲历生活的现场,音乐语言的艺术表达才可能有足够的底气,才可能注入艺术追求的生气,才可能深度观照现实,才可能克服音乐意蕴的表浅与神致的浮泛。现实生活与创作追求对接,既易于精神共通,又乐于情感共振,有着良好的表达心态与心境。

  谭真系列“歌唱家乡美”的歌曲,如《清清涟水河》(谭周易词)、《窑湾弯弯》(欧阳伟词)《洞庭湖上打鱼汉》(汪晓罗词)、《遍地开满映山红》(张金东词)、《梅山棕编》(谭周易词)等等。在这一系列作品中,由于现实生活与创作追求对接出彩,生气勃勃,情趣盎然。每首歌曲的音乐语言,既诗意地呈现出浓郁的湖湘地域文化特色,又富有深邃而厚重的中华民族历史文化意蕴。如《遍地开满映山红》这首歌,是作曲家谭真陪同山东藉著名歌词作家张金东先生一行,瞻仰伟大领袖毛主席韶山故居后创作的一首十分接地气的颂歌。张金东先生以“遍地开满映山红”的艺术形象,抒发他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无限敬仰之情。作曲家在艺术创作“对接”上做了精妙而灵巧的文章,匠心独运地将湖南花鼓音乐个性化素材,与东北秧歌音乐诱人的可塑性因子交融,整首歌曲音乐可谓集南北之大成,其无穷的艺术魅力,委实令人感觉到“映山红”开遍了祖国大地;其音乐的亮点,蕴涵着深远的历史意义,铸就了艺术高格之境!

  第二,注重本土思维与全球意识的交融性。谭真看来,作曲必须既立足本土又要有放眼世界的多维视野,在考量整个人类文明史的同时,注意吸纳外来音乐元素,致力于在“洋为中用”的“中”字上作大文章,以具有前瞻性的音乐语言,体现中外音乐文化互补互济理念。山再高,其根基在本土。其交融性之前提,在于只有深深扎牢民族之根,才能固人民之本。换句话说,在匠心重塑重构新的音乐语言时,勇于创新创造,张扬中华美学精神。所谓全球意识,并非是“文化全球化”。《人民日报》曾发表署名文章:《文化全球化,是个伪命题》。其文章作者认为:文化既有时代性又有民族性和地域性,其发展离不开自身所处的时代和固有的文化传统。……我们应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廓清“文化全球化”的迷雾,在保持自身文化独立性和自主性的同时,积极同世界不同民族和国家开展文化交流对话,在多元文化和谐共生中展现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有效地抵制西方文化渗透和扩张,维护全人类共同利益。”青年作曲家谭真致力于站在人类历史文化的制高点上,“为维护全人类共同利益”,深谙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把握好“交融性”,矢志不渝地坚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展现中国价值,强大中国力量,弘扬中国精神。

  第三,固守音乐根脉与文化传承的当代性。作为作曲家,必须要礼敬自豪地对待民族民间音乐,这是灿烂、深厚的华夏文化的根脉,更是中华民族为人类社会进步所做出的重大贡献。青年作曲家谭真认为:音乐语言艺术出新只有立足传统创新,以传统写当代,才能抓住“根本”保持“精魄”,才能坚持立足“本来”,才能体现文化兴、国运兴。谭真的系列歌曲音乐语言,勇于创新创造,敢于标新立异,既符合当代人的审美需求与审美习惯,又不失歌曲音乐语言艺术的本体规律,致力于融人融心。

  比如,他为歌词作家谭周易《美丽的井冈兰》作曲的女声独唱歌曲,由中央军委政治部歌舞团青年歌唱家段雅丹演唱,该歌借物喻人,通过赞颂井冈兰不惧风雨,绽放芬芳的品质,讴歌女红军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忠贞不渝的理想信念,缅怀了女红军的英雄壮举,表达了人民军队永远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决心与意志。其歌曲音乐,作曲家匠心地在创作音调中,神融江西兴国山歌音乐的个性化元素与特色因子,这民族性的坚守与超越的音乐语言,极富时代感:

  

 

  《美丽的井冈兰》,这首在结构上属“头身尾”自由三部曲式的抒情歌曲,以其带“清角”与“变宫”的七声音阶旋律,高亢、激越、柔婉且阳刚的风格与气质,托物寓情,井岗兰的品性升华为一种力量与精神,感怀咏唱摇曳心旌,“美丽的井冈兰”音乐语言深邃且真纯的意蕴,令人肃然起敬。

  其三,谭真歌曲作品的音乐形象,具有审美性的独特魅力。

  没有形象,就没有艺术。形象性是艺术的基本特征。古往今来优秀的艺术作品,皆以准确、鲜明、生动、典型、完美的艺术形象感染人、鼓舞人、激励人、愉悦人、教育人。作为音乐艺术体裁之一的歌曲,当然绝莫例外,在艺术“通感”作用下,无不力求音乐形象栩栩如生。否则,无由谈及其艺术魅力,是无魂之躯壳,无根之浮萍,无病之呻吟。

  青年作曲家谭真深刻领会这一点,致力于创作每一首歌曲,以鲜活生动、典型完美的音乐形象,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不断提升其审美精神。

  由于艺术的魅力首先表现在内容上,但亦不可忽略形式的因素。

  为此,就音乐形象塑造在具体的艺术实践中,在内容美方面,主要体现于音乐主题即核心乐思的精妙而灵巧的创意;其次是乐曲高潮的形成技法;再次是结束乐句(含尾声)的诗意表达。在形式美方面,主要体现于乐曲的结构,力求科学而艺术地臻于情理交融,自然天成。

  体悟与考量一首(部)音乐作品艺术感染力时,其内容美与形式美集中体现于音乐形象塑造上,特别注重于其审美性的独特魅力。

  以作曲家谭真的合唱歌曲《洞庭湖上打鱼汉》(汪晓罗词)为例,探析其音乐形象塑造具有独特魅力的审美性。这首歌曲在调式 调性的运用上是颇具匠心的,他采用了D徵调式且其交替于A商调式,并运用了洞庭船工号子的旋法特点,形成了粗犷、豪迈、阳刚的气质与风格。特别是歌调由于以D徵与A商调交替,最具民族特色,多姿多彩的核心乐思引人入胜。此乃作曲家精妙的思维活动创造出来的心灵天籁,是按照马克思主义文艺“美的规律”创造性的歌调,这种创造性,是在自然存在或现实存在基础的一种灵性的突破:

  

 

  其审美情趣,具有敏锐性与丰富性,是对感性本能的超越,对精神自由的憧憬。作曲家匠心地“穷情写物”,形象生动地抒写了傍晚时分,风光旖旎的洞庭湖上远处缓缓驶来一只小船,船上隐约响起一个打鱼汉子粗犷而豪爽的吆喝声。随着小船由远而近,打鱼汉子的身影由模糊变清晰。接着,又由一段运用模仿复调手法的号子声插入歌声中,似乎有无数只渔船,众多的打鱼汉子呼应形成你追我赶之势,此时,音乐由D徵调式转为G徵调式,歌调高亢挺拔、铿锵有力,由欠协和的号子烘托且演唱速度由=60到=120:

  

 

  其热闹欢腾的场景抒写得生动有趣,当情感抒发至“八百里洞庭是我世代家园”,“天晴去撒网,下雨好行船,天天好心情,心头总是艳阳天”时,音乐以对比、模仿复调手法,在其黄金分割点上,即音乐高潮处更注重主观的情感夸张,在紧张且愉快的劳动中,所谓“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满于海”的“重情”渲染,可谓真力弥满气若虹,彰显出“劳动创造美”的美学特征,此段音乐可谓直击内心,撼人魂魄。以“情”突显高潮音乐形象的完整性与自然性,其审美价值具有超越现实的品格,“美善相乐”,生动传神:

  

 

  《洞庭湖上打鱼汉》结束部分的音乐,作曲家又匠心引用歌曲开头的船工号子,形成首尾呼应。音乐生动地抒发了夕阳西下,打鱼汉们通过一天的辛勤劳作,金鲤银鲢,满载而归,一路欢歌笑语缓缓将渔船驶回家去,吆喝声由近至远,洞庭湖上逐渐恢复了平静。

  

 

  歌曲音乐形象塑造,其美,不仅体现在内容,而且亦蕴涵于音乐结构形态。西方的音乐结构原则重冲突、重逻辑。中国传统音乐的结构运用神理思维——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统一于歌唱性、抒情性之中,具体表现为“散—慢—中—快—散”。《洞庭湖上打鱼汉》音乐亦基本上属于此种布局特征,追求其形式美的诗意表达,审美理想的完整性与自然性,臻于“寓情于景,情景相即”的艺术形象,这是感情与理性的统一,高度真实的艺术形象,有着特定的个性。是黑格尔所说的“这一个”。

  青年作曲家谭真,如此的看重歌曲音乐形象塑造,其审美性具有独特魅力,音乐形象美的情感表达已近化境。

  作者简介:尹晓星,国家一级作曲。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学会常务理事。现任全国公开刊物《音乐教育与创作》(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3—5986)执行主编。系从45岁起终身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作曲家、音乐评论家。

分享到:0
相关新闻
热图
问政湘潭
百姓呼声
红网论坛
关闭